王躍文 知名作家,出版長篇小說《國畫》《梅次故事》《亡魂鳥》《西州月》《大清相國》及散文隨筆集多部,其中《大清相國》將被改編成電影、電視劇。
  “沒有什麼官場小說,只有好小說和壞小說之分”,6月10日下午,王躍文做客新京報大講堂時說。對於“官場小說作家”的頭銜,王躍文也很排斥。他更珍愛自己寫的鄉土小說,“還有一些隨筆、雜文,這些作品才代表我的文學志趣”。
  在王躍文看來,所謂的“官場小說”走紅,很多是由非文學原因推動的。“民眾對現實對官場的關註,導致這一類型的文學作品流行、暢銷。”他認為,官場小說的文學意義,應該交由時間來檢驗,“過三五十年,回望這一段文學史,也許會看到另一番風景”。
  6月,王躍文的新作《愛歷元年》將面世,這不是官場小說,而是描摹一對知識分子夫妻的生活軌跡。不過,講座結束,接受記者專訪,還是從“官場小說”《大清相國》開始,進而談及詩人“跑獎”這一熱門話題。
  談《大清相國》 更看重文學本體的評價
  新京報:《大清相國》因為社會原因,或者更準確一點,因為政治層面比如王岐山的推介,又火了一把,這可能與小說寫一個清官有關。
  王躍文:這事就這麼存在,沒辦法的事情。說得實際一點,從書的銷量來看,是一件好事。但用更長遠的眼光來看,作家自己看重的還是來自文學本體的評價,從文學的角度來講我這部作品到底怎麼樣。我覺得,《大清相國》是認真研究史料創作出來的一部歷史小說,我塑造的主人公陳廷敬立得住,對現在的人為人為官也有警示和借鑒意義。
  有人說不要宣揚清官,當然,盲目的“清官崇拜”值得探討。我看見的資料中,最早對清官進行批判的是雍正皇帝,文學作品中最早批判清官的是《老殘游記》。但是,不管什麼時代,必須對官員有道德層面的要求。如果籠統地只提倡法治,道德層面沒有要求,就會偏頗。
  新京報:歷來有一個爭論,要清官,還是要“能官”。
  王躍文:在一個法制不健全、制度不完善的社會,清官可能會沽名釣譽,不要利而要名,為了爭奪名聲,做出來的事情或許更加禍國殃民。但是,在一個法制健全、制度完善的社會,“能官”也可以同時是清官,話說回來,在制度相對完善的國家裡,這種官員很多,“清官”是最為基本的做官要求,你做公務員就不能貪污,一貪就要被抓。有人問對現在的官員有何要求,簡單來說,我覺得是依法行政。
  如果制度相對完善了,做“清官”是最低標準。
  談作家“跑獎” 不會給任何人保證
  新京報:最近,作家方方質疑詩人柳忠秧“跑獎”——通過四處“活動”來獲得文學獎。
  王躍文:我沒註意到這個消息。
  新京報:你是湖南省作協副主席,對於國內“跑獎”有怎樣的瞭解?
  王躍文:我沒有看到明顯“跑獎”的情況。當然,打個電話,叫關照關照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這時候,我會談自己的觀點,不會給任何人做什麼保證,這也不是我的做派。
  新京報:“跑獎”事件還透露出一個問題,某個作家的作品,評論家、媒體都給予很高評價,但可能與其本身的質量不匹配。
  王躍文:這可能更多是商業行為。比如,出版社出版了你的書,也許並不太好,但為了銷售,請評論家、記者來捧,這就會造成一種假象。還有一些是人情,場面上不停贊美,私下裡也會有批評,但這隻是在性格直爽、關係到了可以說真話的地步的時候發生,一般的時候,即使是私下,也少有人去批評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孫瑋婕 吳亞順
  本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李冬  (原標題:王躍文 若制度完善,“清官”是最低標準)
創作者介紹

ldkuyhvtutsz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